歡迎您~
 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市場資訊 » 產品&市場 » 快速餐飲 » 正文

在小紅書,沙縣小吃為什么成了減肥餐頂流?

  •   來源:Vista氫商業  作者:橘總  發布日期:2021-08-28     
 在經歷火鍋和小燒烤的連環飯局后,我用“嘴里吃草,內心罵草”對沖罪惡感,被生菜葉子和枯燥的雞胸折磨得日漸暴躁。

然而,約飯的姐妹卻說,她早就在沙縣小吃里滌蕩了墮落的靈魂。

“沙縣小吃就像憨厚的村長兒子,把我從一個叫沙拉的惡霸手里拯救出來。”

打開社交平臺,沙縣小吃四個字已經成了減肥博主和健身專家的流量密碼。好奇心驅使我一探究竟:飽受沙拉折磨的美少女們,都能把什么吃成輕食?

 

01

跟沙拉斗智斗勇的一萬種姿勢

從平易近人的民間小吃,化身翹臀麗人的減脂神器,沙縣小吃是身材和錢包同時焦慮的打工人的智慧結晶。

一份沙縣減脂餐的標配如下:一個醬汁雞腿或鹵鴨腿,負責優質蛋白的攝入;半份過水青菜,補充維生素;外加少量米飯或一份鮮肉小餛飩,控制碳水攝入均衡飲食。

 

圖源:小紅書@皮克曼

吃法上也有講究,雞腿和鴨腿要撕皮,準備一碗清水把青菜上的醬油涮干凈。如果有可能,可以跟沙縣老板娘要一份雜糧米飯。

進食順序也很重要,先菜后肉再主食,切記先丈量出一小拳頭的米飯,方便懸崖勒馬、回頭是岸。

以前吃沙拉是一場苦難與修行,我在朋友圈曬的一大碗凱撒沙拉,我媽說看起來像農村喂大鵝的東西。掌握沙縣減脂餐的搭配技巧后,一份普普通通的鹵雞腿飯也能成為“中國人的健康餐”。

 

早在2018年沙縣小吃就進軍輕食界,裝修中透露出“我很高貴”的日系禁欲風。其實大可不必,10幾塊錢的樸素版雞腿飯已經是“性價比"的天花板。

 

畢竟現在隨隨便便一份沙拉三五十的價格,都能讓你不敢反抗:“哭著也要把它吃完”。

低卡低脂的剛需依舊緊迫,于是越來越多人開始在博大精深的中華美食里,試圖挖掘“又貴又難吃”的沙拉的平替,而沙縣小吃充其量只能算入門級選手。

解構了沙拉成分后,減肥人士靈光乍現,在碳水三巨頭里找到了希望的曙光?吹“我吃肯德基一個月瘦10斤”“我吃漢堡王練出八塊腹肌”的標題,誰能忍住不點開看看這個世界有魔幻?

 

一個少醬多蔬菜的汁汁厚牛堡,成了最令人心安理得的減肥午餐,酸黃瓜洋蔥生菜番茄那么乖巧,多汁牛肉和培根感覺很懂事,甚至對沖了夾層里的高熱量的芝士和面包帶來的焦慮。

 

圖源:小紅書@little甜餅

去皮的麥麥脆汁雞雖然喪失了靈魂,卻從此剔除油膩,清清白白地重新做雞。

沙縣小吃和炸雞漢堡只是沙拉的替代品?脊排蓜t追根溯源,挖掘出輕食在我華夏大陸的另一個失散多年的好兄弟。

“輕食”的原鄉有兩個,美國加州人民把重口味的意大利菜改造成“存天理、滅人欲”的中產標配,其實東北菜才是沙拉的原教旨主義。

“東北風輕食主義”曾掀起過一陣騷動。我二大爺吃了半輩子的豆腐卷、熏豬耳、肉燜子,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下酒菜竟是當代女白領們午餐必備的輕食。

 

有人還驚喜地發現,《鄉村愛情》炕頭飯桌上的“蘸醬菜”竟然是沙拉的濫觴。

水蘿卜、小黃瓜、大蔥組成的蔬菜大拼盤水嫩又健康,“醬料”里囊括了富含蛋白質的雞蛋、帶著黃豆發酵后的醇香,千島醬甜辣醬在東北大醬面前只是平庸的工業制品。

 

加入少許陳醋、白糖、生抽以及小米辣之后,某網友驚喜地發現:撫順麻辣拌口味的西班牙烤南瓜鮮蝦藜麥沙拉,竟然可以如此美味。

 

圖源:小紅書@米粒超愛吃

嗯,宇宙的盡頭是鐵嶺,沙拉的歸宿是麻辣拌。

02

如果吃什么都會焦慮

如果追溯沙拉的起源,你會發現它只是貴族們晚飯開餐前的小零食。演化到今天,一直被吐槽、一直是剛需的沙拉竟然一步步爬到正餐的位置。

沙拉剛開始在中國只是海歸高管和健身狂魔們的專屬,連試吃活動都開在健身房里。

時間一長,商家明白光靠小圈子賺不來大錢,宣傳不能只強調減脂增肌功能,轉而開始強調吃沙拉是一種連接人與自然的健康生活方式,于是吸引了吃草的白領,差不多能占顧客的八成。

反人性的沙拉能產生食欲,主要靠“色”整活。

第一個"色"負責貌美如花。動物世界里,五彩斑斕的顏色往往有致命的吸引力,而ins上五顏六色的沙拉早已給視覺動物挖好陷阱。

沙拉界四大天王之牛油果、姜黃、覆盆子、藍莓,無一例外贏在高飽和度。

 

第二個“色”負責擾亂少女心。不知道為什么,沙拉總和裸男有著不解之緣。

2015年沙拉界曾發生一起震驚法制圈的營銷活動。甜心搖滾沙拉邀請了幾十個外國模特,打扮成穿著清涼的斯巴達勇士在核心商圈送餐。

 

至今互聯網仍流傳著兩張新聞圖,一張是浩浩蕩蕩的手持罐裝沙拉的半裸男軍團,另一張是幾個勇士被民警按倒地上,宛如掃黃打非現場。

 

在營銷界這是一次成功的活動,但在社會治安界,這是具有法律指導意義的里程碑事件。

沙拉的“色流”營銷也曾給某網友造成困擾。

一心減脂的直男小張點了份沙拉外賣,一張隨餐掉出的爆肌裸男宣傳單恰好被隔壁女孩看見,從此多了不少找他談心的女同事。

 

吃生食不僅違背人性,還違背祖訓。

配合西餐的沙拉,本來就跟中國胃不太兼容,甚至你爸媽的鐵勺都容不下它。

“我上次放在冰箱里的塑封沙拉,被我媽拿出來炒了一盤紫甘藍雞蛋。”

經過本土化改造,禁欲系沙拉早就不是“回歸原始、少加工”的飲食形態。

 

把黃瓜削薄是為了入味,小番茄刷過醬汁二次烘烤。

在商家提供的十幾種醬汁面前,我經常陷入糾結,還是不忍心苦了自己去選“無需醬汁”。為了讓自己下午好過一點,甚至會特意管老板要兩勺老干媽,配我的三文魚青木瓜沙拉。

 

你甚至還能吃到千葉豆腐、藕帶和小龍蝦的國風主題沙拉。

天冷了,某些輕食店貼心地上架“沙拉燙”,做法是在無油無鹽的清湯里把菜燙熟,再蘸點腐乳醬或干辣椒面調味。

直接叫它清湯版楊國福也不是不行。

東北有道家常菜,做法是把山蕨菜、菠菜燙熟,蘸著朝鮮阿瑪尼蒜蓉辣醬,跟沙拉燙頗有異曲同工之妙?傊,Salad早就可以并入東北美食宇宙。

 

最近“中式輕食”逐漸在外賣界冒了頭,啥是中式輕食?聽起來高端健康有營養。一個妹子在網上吐槽,買了四小盒中式輕食花了50+。里面是水煮西藍花、蒸紅薯、零星幾顆牛肉粒,還有軟塌塌的醬油冬瓜片。

 

圖源:小紅書@heyleung

有人在評論區義憤填膺,“姐妹不是我說你,每天抽一小時能都能做四菜一湯”。被勾起痛點的妹子哭得更兇:一個人不會做、加班沒時間、獨居怕浪費。

而我媽早已洞悉健康餐的本質:

“什么輕食,自己做飯,按時吃飯,有菜有肉,比什么都強。”

關于吃什么的問題,其實是大家越來越沒得選。

時間觀和味覺靈敏度,正在被“配送范圍”和“算法推薦”重塑。

而且外賣上可以選擇的東西也越來越兩極化,要么是冒菜米線麻辣燙的重口辣味,以拯救慘淡的生活;要么是索然無味的輕食沙拉,用“自律就是自由”鞭策你。

這兩種東西可以對沖掉焦慮,就像枸杞中和了烈酒,抗衰精華中和了熬夜刷劇。

如果帶著負擔吃,吃什么都有毛病。

剛刷到“我用肯德基暴瘦10公斤”的帖子,下一個又蹦出“漢堡為什么不能是健康餐”的辟謠聲明,告訴你應該如何規劃每一口食物。

看完這些,我的焦慮比單純吃個漢堡更深了一層。

 

一家輕食店老板說,自己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:不少年輕人吃沙拉的時候,一般也會點份炸薯條。放縱之后吃幾頓輕食,主要還是充當安慰劑的作用吧,

“重要的不是健康,而是你感覺健康”。

想起蔡瀾的一句話,“健康也不是吃健康餐就行的”。

作為老饕,他有一套自己的邏輯:“健康分兩種,精神上的和肉體上的。不吃這個怕吃那個,精神上就不健康了。身心愉快也會產生一種激素,化解食物不均勻的結果。人一快樂,就健康了。”

年輕的記者反問他,難道吃得健康點不好嗎?

“我又沒天天猛吞肥肉,偶爾來個紅燒蹄髈,是多么令人身心愉快的事啊。”

當你不再為吃什么而焦慮,精神勝利也是勝利的一種吧。

我又想起黑澤明的至理名言,“早餐是肉體的食糧,夜宵是精神的食糧”。半夜12點寫到這里,我突然想吃烤冷面壓壓驚了。

0
分享到  
 
 

微博評論
內容正在加載中,請稍候……

 
 
女人久久生活毛片十八-狠狠色噜噜狠狠狠狠综合激情-一级毛片波多野结衣-国产一级A片无码免费